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章 > 杂文 > 正文
往事的回忆:我记得
http://www.yantn.com      2015-8-6 22:35:03      来源:笔耕砚田      点击:
  十六年前的夏天,我读初二,天气热的睡不着,我们几个人抱着被子到操场去,在明亮的月亮下,一直聊到夏虫沉默,才百无聊懒地睡去。半夜醒来,借着月亮在树下爽快地撒尿,然后迷迷糊糊地从同学身上跨过,随便找个空隙躺下。
  多数时候我们会早早醒来,把被子拿到宿舍,铺开接着睡。有时候睡得太迟了,同学又不忍打扰,当出操的队伍出现在操场时,我们才被杂乱的口号声惊醒,匆忙中穿上鞋,抱起被子向操场边的树丛跑去,把被子向墙头上一搭,在树丛后等到队伍经过,然后加入出勤的行列。
  也有些同学起得并不晚,经过树丛的时候会和我们对换位置, 他们一般第一圈经过的时候藏进来,待到最后一圈经过的时候再加入队伍,也有些玩砸的,队伍最后一圈经过的时候没有加入,带队老师提前收工了,他们只好灰溜溜地从树后跑出来。也有些同学因为早起没有小解,到树后仅仅为图一时之快,还有部分同学,看到有女生在树后,下来陪人家说说话而已。老师当然是知道这些事的,所以经常到树后撵人,这是非常好笑的事,老师一去树丛就能赶出一群学生,就像我们平日里拿砖头投向麦田惊起一群飞鸟一样。后来操场的树让校长给卖了,我们很生气。树没了没地方上小便了,还好学校给建了厕所,于是厕所起到了树丛的作用,唯一区别是树丛后面可能有男生也有女生,而厕所里没有。
  起初有老师在操场开荒种地,我们常常在地里生火烤馒头,有人偷老师种的菜,有人帮老师干活,我们常做的,仅仅是到地里施施肥,浇浇水而已,肥水不流外人田,这句话说的是我们。
  我们所在的学校,属于县重点中学,校舍是第一代领导人留下的,简陋至极。我记得我们宿舍的外墙角,住过一窝马蜂,是那种个头很大,腰很细的山马蜂,起初只有几只,不过生育得很快 ,没多久居然成群接队了,个别同学经过被蜇,头上起了大包,众舍友大怒,联合起来搞起灭蜂行动,方法很简单:灭蜂者身披一被子,蒙面仅从缝隙里向外看,手持几枝扫帚,到马蜂聚积地狠命地拍打,不久便死了一地,然而马蜂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过几天又繁衍了一窝,有人告诉我们用火烧,试过了没管用,倒是烧死几只,有些失去了飞行能力,最后不知谁得了偏方,待夜里马蜂归巢后,用泥巴将洞穴糊住,这一招很灵验,没了蜂扰。
  那一年冬天很冷,很多同学耳朵都冻了,临近过年,村镇里结婚的人很多,我们那里的风俗,结婚前一天晚上会演露天电影,关于露天电影的故事有很多,我都记得。 2013-2-1
发表评论(0)
姓名 *
评论内容 *
验证码 *图片看不清?点击重新得到验证码